您的位置:主页 > 亚英体育 > 发展历程 >

“牦牛局长”,年方三十

发展历程 / 2020-09-14 15:44

黝黑的脸上,两片高原红。如果没人先容,你很难想象到,眼前的这位“老乡”,其实是咱北京来的挂职干部。

作为北京市第9批援藏干部,2019年7月,首农北京奶牛中心副厂长陈立文来到西藏,担任拉萨市当雄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。

陈立文是承德围场县人,“90后”。在海拔4300米的当雄县,小陈是牦牛养殖工业里的大专家。

作为纯牧业大县,当雄牦牛存栏29.3万头,是全县群众最主要的经济泉源,但事实上,当雄牦牛养殖业面临的逆境,实在不少。

为了更好地掌握当地畜牧业生长真实情况,刚上高原不到一个月,陈立文就开始下乡走访。他发现,当雄县虽然有规模化牧场,但在饲养治理上还存在着许多问题,与内地科学治理模式存在着较大差距。

他发现,当地牦牛有一个怪象——夏肥、秋壮、冬瘦、春乏。这是为何?

众所周知,育肥首先要靠饲料营养。当雄县传统养殖方式以放牧为主。“每到冬天,天然牧草不够用,这种情况下应该举行补饲,当雄却没有。”陈立文说。

其次,当雄县虽然是纯牧业牦牛养殖大县,但使用现代科学技术养殖水平却不高。“从牦牛繁殖的角度来说,许多牧民会挑一两头最好的公牛留做种牛,可是一连用同一头,会造成后期的近亲繁殖、品种退化等问题。”

联合实际情况,他提出了革新饲养治理的意见建议,制定了牧场的岗位职责及考核制度,撰写了《牦牛短期育肥专业互助社技术手册》等,着力解决提高当雄县牦牛饲养治理技术,防止品种进一步退化、繁殖率低、出栏周期长等问题,让当地牦牛养殖提质增效。

陈立文发现了新专利

为相识决当地养殖技术相对落伍的问题,陈立文还联合自己之前的设计,在当地研发了一个颇为实用的专利“一种动物多功效通道式育种秤”。

说是“秤”,其实这种装置看起来更像是一个“大通道”——其一头儿毗连牛舍,一头儿通往秤车,下面装有电子秤,侧面则是操控屏幕。牧民将牦牛从牛舍通过通道赶到秤车上,既能称测体重、胸围、体尺等信息,同时还可以给牛打预防针用。解决了当雄县在防疫、检疫、免疫、诊疗时,无法准确科学收集数据的问题。

2020年6月,这项新发现刚刚运用到当雄净土牧场,陈立文又开始为牦牛设计另一种新专利:“便携式挤奶器”。现在,这项专利正在申请之中。

陈立文雄心勃勃地计划,以后每年申请一项以上专利知识产权留给当雄,指导改变当地畜牧业生产中存在的难题。

上一篇:门主主题是吸引消费者进入门店 下一篇:没有了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亚博正式官网  亚博体彩APP  FUN88体育  亚博体彩APP  365体育网址?- 官方网站